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女娲文化
史料记载中的女娲与秦安
2020-04-02 00:16:54 80

    秦安古称成纪,为传说中人文始祖伏羲、女娲的诞生地,素有“羲里娲乡”之美称。考古学家陆思贤先生在他著的《神话考古》中认为:“在中国古史的传说中,女娲氏是创造人类的伟大母亲,与伏羲神话作比较,女娲神话似乎更古老一些。”历史地理学家、兰州大学教授冯绳武撰写的《甘肃旅游资源分区》中,称秦安为“两皇故里”,两皇即伏羲、女娲。秦安境内自古至今,女娲文化积淀深厚,遍及全县。
    史料记载中的女娲与秦安
    《补史记·三皇本纪》、西晋皇甫谧《帝王世纪》、东晋王嘉《拾遗记》等在记载伏羲中都认为伏羲为风姓,其母为华胥氏,在雷泽履大人迹感应,怀十二年而生伏羲于成纪。伏羲蛇身人首,有圣德。在其他一些史料中,认为女娲为伏羲之妹,亦生于成纪,如《初学记》云:“女娲氏亦风姓也,承庖牺制度,亦蛇身人首,一号女希,是为女皇。”《史记补·三皇本纪》记载:“女娲……代宓犧立,号曰女希氏。”《水经注·渭水》云:“(石宕水)水出北山,山上有女娲祠。庖羲之后有帝女娲焉,与神农为三皇矣。”清《甘肃新通志》载:“开天明道帝庖羲氏实作之首帝,诞于成纪。成纪今秦安也。”在《圣贤》一节中又写道:“伏羲生于成纪,故城在今甘肃秦州秦安县,女娲为伏羲女弟,当亦生于成纪,秦安南郭门有‘羲皇故里’额,砖刻,字迹模糊,相传始于金时。《城池》一节中记述,同治元年,巡道林之望令邑人增筑南、北郭,南郭城五门,正南曰:“羲皇故里”。秦安县为传统的“女娲故里”,女娲生于成纪也被世人认可。



(女娲足迹)
 
    胡缵宗在明《秦安志》中说:“(秦安)陇山岩岩,渭水湜湜,开辟既远,教化亦浃,骎骎乎西周矣。况羲娲之流风犹有存者,而代不乏英豪,高山大川岂亚于陇东邪!”又在《秦邑赋》中写道:“负九龙而翔集,仰卦画于羲天。系龙马之西崦,引东阳而右旋。”“地既统于成纪,才莫辨于陇川。”“律吕太古,卦爻先天,羲皇既作,轩帝复宣。”始终将秦安山水人文与伏羲女娲这两位人文始祖融合在一起。《秦安县重修文庙碑》记载:“建庙设置,崇祀孔子,矧秦安古成纪地,元圣诞育之区,庙建固宜首先诸邑也。”这里的“元圣”即指伏羲女娲。明代状元康海在称赞秦安:“秦安居陇西万山之中,而贤人君子之生,代不绝人。”明代著名学者马理称赞:“予适秦,经大陇上邽,谛观山川结秀之异,叹神圣所出,良有自矣。”这儿所说的圣贤神圣皆指伏羲女娲二位人文始祖。牛运震在《观风条约》中写道:“谁炼五色之石,再补娲天,可玩八卦之文,重演义画。”从先贤名宦对当地的描述和赞叹可以看出,古人一直认定秦安这一地域为人文始祖伏羲、女娲的出生之地,而且这一历史记忆是代代相传,流传有序的。直到民国时,秦安老城南廓城门还悬有邑人王建庵所书“羲里娲乡”四字。民国22年在县长叶超主持印行《羲里娲乡唱和集》,其中很多诗文提及伏羲、女娲。他在《登凤山蓬莱阁感赋》中对秦安的历史文化做了全方面的阐释和赞颂:
    因念继天观象,首推合德伏羲……及至娲氏,更定女仪,佐太昊正婚姻,灭共工郅平治……
(秦安县志办  李雁彬)

上一页:女娲祭祀 一张属于秦安的非物质文化名片 下一页:秦安历代的女娲崇祀